中国经济前行需直面产能过剩之痛

来源:新华网    添加日期:2013-03-15

全国人大代表、锦州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文华在两会期间肩负着一项“重任”:为身陷“销售寒冬”、遭遇产能过剩之痛的光伏产业振臂呐喊,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太阳能光伏行业准入条件,遏制低水平重复建设和盲目扩张,强化光伏产品监督和检查,通过优胜劣汰,压缩产能。
  近年来,中国各地集中投资导致光伏产业“虚火上升”,产能已经比全世界的总装机量还多。一哄而上的结果,是光伏企业患上了严重的依赖症:既离不开政府的强力扶持,又过度依赖国外市场。产能过剩使整个行业步入寒冬,上万亿资金存在坏账风险。
  在仔细研读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中央相关政策文件后,全国人大代表、平凉市委书记陈伟告诉新华社记者,他印象最深的关键词有两个:一是“城镇化”,二就是“产业结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推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产业结构调整。重要的是优化资源配置和产业布局,解决产能过剩、核心技术缺乏、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解决低水平重复建设和地区产业结构趋同的问题。
  产业结构布局不合理、产能过剩一直是困扰中国经济的一项“顽疾”。自2004年以来,抑制产能过剩就成为中国进行宏观调控的重点。自此之后,几乎每年都会有传达抑制过剩产能的中央政策文件出台。
  2008年,中国政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后,产能过剩又成为一个热点问题。随着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带来的利润下滑在2012年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切肤之痛”。
  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造船等传统行业产能仍存在大量过剩外,氮肥、电石、氯碱、甲醇、塑料等一度热销的化工产品也因为产大于需而销售困难;铜、铝、铅锌冶炼等有色行业生产形势低迷,大型锻件也存在着产能过剩的隐忧。
  2012年1至9月,6大高耗能行业投资3.5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同比提高4.2个百分点产能过剩存在进一步加剧的风险,钢铁和水泥行业尤为明显。
  “不仅仅是光伏产业,整个工业中的产业结构不合理、产能过剩的问题已经非到了不治理不可的地步。”全国政协委员、原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说。
  全国人大代表、淮安市市长曲福田表示,出现产能过剩的重要原因是市场没能真正成为配置资源的主体。在中国,审批权主要掌握在政府手中,而各地政府往往出于做大GDP的冲动,以土地优惠、税收优惠等公共资源,引导投资者进入本已过热的投资领域,导致产能过度无序扩张。
  代表委员们认为,能否成功抑制产能过剩将成为今后五年政府宏观调控成功与否的关键之一。事实上,在两会召开前,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治理产能过剩问题开出药方:深化改革,充分利用国际金融危机形成的倒逼机制,把化解产能过剩矛盾作为工作重点,总的原则是尊重规律、分业施策、多管齐下、标本兼治。
  李毅中认为,可以通过扩大内需来化解部分过剩的产能,坚决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的进度。此外,通过产业转移也可以化解部分过剩的产能。在国内可以从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转移,国际上可以通过“走出去”来化解过剩产能的矛盾。
  曲福田指出,产能过剩的解决,如果仅靠政府调控,只能使问题有所缓解,却难以彻底根除。他认为,“放”要讲究科学:一是要有底线,土地、环境、区域产业的发布,这些底线不能突破;二是要给市场空间,加快完善市场体制和机制的改革,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严格破产退出制度,理顺市场价格体系和定价机制,从而有利于发挥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作用。
  “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政府干预、兼并重组是途径之一但并非全部,彻底解决则有赖于未来一揽子改革的推行力度。”曲福田说。

(责任编辑:方运田)